part1 

她自由奔放,他執拗寡言。
 

初見,她在嘈雜喧囂中肆意歌唱,他在擁擠人潮中靜靜觀望。彼時的她,並不知曉未來殘酷,彼時的他,還未開始就已著迷。兩種截然不同的人,彼此互相吸引。過去的時光,似乎只是為了等待,這樣一個與眾不同的人悄悄降臨。

看著她從一個白髮搖滾女變為端莊俏公主,他有著些許的窘困。前一秒他扭著她的臂膀,後一秒他向她立正敬禮。皇室血統並不是體現在所謂的服飾禮儀,而是骨子裡天生的高貴大氣。正如在他面前追求一視同仁的她,莫名地正直威嚴。

可是他忍不住反駁,一反常態。是因為她言辭犀利,還是因為他惱羞成怒?她伸手在他胸前摸索,他幾乎是下意識地就護住衣服的鈕釦。可是徒勞無功,因為君臣有別。這樣一個女子,鬼馬精靈一般,在他枯燥的軍人生涯中,新鮮而奇特。

她不曾想到,有這樣一種人,耿直頑固,不卑不亢。厭惡束縛的她由著性子咄咄逼人,卻不料被他不冷不熱地頂撞。有些措手不及,可是她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公主,怎麼可能吃悶虧。

出乎意料,他只是個無甚表情的單純悶蛋而已。筆挺的西裝下,她翻出了他的證件,記住了他的名字。臨出門時,她玩興大起,又耍弄了他一回。看他原本鬆弛的狀態又緊繃起來,她轉身淺笑。 唯有心性純良,才有如他一般澄澈的眼神。

她對他說,你這個人,真是無趣。

可是最後,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,他,也許是她見過最有趣的人。

 

ep06 

part2 

與成千上萬人中遇見你,如 果你註定是一個過客,又何須對你過目不忘。

即便沒有兩個哥哥那樣引人注目,她憑著公主的身份也應是閱人無數。 這樣一個隨性灑脫的人,當她那個怒火中燒的二哥隨口問起他的時候,一筆帶過也好,大方承認也罷,都不應該慌了陣腳。

只是一個護衛,她原本無須掛懷。但是這一刻,淡定自若如她也像極了一個被抓包的小孩子,不自然地閃避著。不過她還來不及多想,就被對面如坐針氈的二哥分了心神,她笑打翻了醋罈子子的二哥當局者迷,可是她又何曾對自己旁觀者清。

能讓二哥如此介懷的人,想必不是一般的人吧。可是當他在酒館用他那冷颼颼看穿人的眼神尷尬了氣氛,她忽然頭痛地覺得,他就是一根徹頭徹尾的木頭。

她想,不耍他都對不起他的悶。

當他從她身邊像一陣風一樣掠過的時候,她知道她錯了,他連木頭都不是,他就是個一根筋的悶蛋。

他跟著她,看著她談笑風生。像陽光一樣的她,把空氣都變得溫暖如春。在她看不見的地方,他默默地注視著她,直到她回頭瞥了他一眼,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身份和職責。

她撒腿就跑,他愣在原地,她真的是那個正氣凜然的公主麼?

他想,難道又被她耍?

站在城牆邊,他看著遠處過來的氣喘吁吁的她,莫名地有些開心,嘴上卻還是淡淡地質問她。可是他沒有想到,她就那樣坦蕩地認輸了,既沒有羞怯也沒有惱怒。

她努力地攀著城牆,毫無顧忌。她留了大半的衣服給他,以誠相待。她虔誠地許願,天真善良。他忽然明白,這就是她,如同他第一次在舞台上看見的那樣,一往無前,自信灑脫。她擁有的是他單調嚴謹生活之外的五彩斑斕,是他從沒有感受過的華麗燦爛。

她原本只是開個玩笑,沒想到一語中的。看著他驚愕的眼神,她忽然覺得好笑,笑他的單純,笑他的善良。可是他誤會了,他嚴肅認真地駁斥著,低沉的言語中壓抑的無奈和悲傷讓她的心一陣酸澀。

也許是黑夜給人的安全感, 他居然在她面前敞開了心扉。透過他寬厚的臂膀,她仿佛觸摸到了這個男人心中最溫暖柔軟的地方。或許是他挺直的背脊,緊縮的眉頭,讓她感到沉重。一直守護在她身邊的人,居然讓她有種想要守護他的衝動。

可以為他分擔吧,至少,讓他輕鬆一點。

有些手足無措,這一刻,她只想靜靜地為他唱一首歌。

他有些後悔說出那些話,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冷嘲熱諷他都不該有所抱怨,深吸一口氣想要說什麼的時候,他看見了她眼神裡的真摯。

所有的防衛一瞬間卸下,耳朵裡是她深情婉轉的歌聲,眼睛裡是她淡雅姣好的容顏。她是那麼的親近和自然,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,溫暖了整個世界。

追逐半生,不過是為了一個完整的存在。她的出現,讓他看見了一個不同的人生,率性而為,自由灑脫,吸引著他,讓他不自覺的想要靠近。

如果再有一顆流星,他希望她能夠永遠像今天一樣快樂爽朗,勇往直前地奔跑。

只是沒人知道,他最後是否等到了那顆流星。 

 

ep07  

part3 

愛情裡總有主動的一方,但 是不見得被動的一方就愛得比較少,也許愛得更加濃烈卻深埋於心。

電話的兩端,他和她彼此都看不見對方的神情,可是只要聽著對方的聲音,心底恬淡的幸福就從眼神裡蔓延開來。

第一個電話她約了二哥,約不到她就應該自己開車走人,可是她不假思索地就把第二個電話給了他。

這不是一個私人派對,他可以以朋友的面貌出席。

這也不是一個公開活動,他可以以護衛的身份陪伴。

這只是一個平凡的家人聚餐,可是又不平凡,因為對於他,這是他守衛的王室家族。

於是在那個夜晚之後,她沒有意識到,他在她的心裡,已經悄悄佔據了一席之地。也許只是友達以上,可是也已經足夠讓時間來灌溉萌芽。

純真豁達的她,只是想讓他快樂。對他的瞭解,讓她有機會就想帶他一起,玩鬧也好,閒逛也罷,只要他放鬆緊繃的神經,稍稍休息一下就好。

每段讓人欣羡的愛情都有它獨特的存在。她和他,一個願打,一個願挨。她古靈精怪地戲耍他,他雖然知道卻每每中招甘之如飴。就像大千世界裡每對相愛的人,在互相追逐的過程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幸福方式。

看到手機上她的號碼,他小小的驚喜了一下,不過馬上就變成了驚嚇。有那麼一瞬間, 他的心都懸在了半空。

只有在失去的時候,才會發現曾經擁有的是多麼見微知著的幸福。

連呼吸都停滯了,機警的他終是反應過來,有些無奈,更多的是萬幸,萬幸只是假的。

她的邀請,像極了一個獻寶的孩子,恨不得誇得天花亂墜,只為了讓他心甘情願地出現。

聽到他沒有拒絕的時候,她高興得連聲音都飛揚了起來,馬上查看手機,用徵詢的口吻小心翼翼地問他,像是怕他立即反悔一樣。

她想見他的心率真而直接,如果他看見她笑彎了的眼睛,該是多麼幸福。

可惜他就是他,一個忠於職守勤勤懇懇的護衛,即便在電話的這端嘴角一直微揚,也只是答應了去接她就掛了電話。

她對著電話,無比鬱悶,最後只好驕傲地哼了一聲。

愛情大多如此,在三言兩語小打小鬧的世俗劇情下慢慢成長。

如果這樣細水長流的幸福也算是種奢望,那麼生活是不是太過艱難。 

 

ep08   

part4 

人是種矛盾的生物,一邊排斥著奇思怪想,一邊又期盼著時光倒流。生命中大半的苦痛和遺憾,都來源於過往錯誤的選擇。

如果一切重來,他一定義無反顧地奔向她,守護她。

日光漸逝,黑夜來得沉重而陰暗。他一直期盼著時間走得快些,卻在過了約定時間後, 又無比希望時間慢下來,因為一分一秒的流逝都在成倍地放大內心的疑惑和不安。

手機依然安靜,沒有電話,沒有資訊。夜的寂靜在這一刻愈發折磨。

也許她只是貪玩耽擱了,也許她可能忘了和自己的約定。

漫長的等待,指標一點點的移動,不經意地已經走過了一個鐘頭。他開著車,撥通她的電話,無人接聽的狀態讓他焦急心慌。他在山路裡四處張望,直到車窗外閃過一個模糊的影像。

他下了車,向前走了兩步, 腳步沉重而拖沓。心裡一直有個聲音,不可能,不可能。甚至下意識地停住,不想靠近,也不想承認。可是心跳為什麼那麼劇烈,仿佛要從胸口裡跳出來一樣,窒息般地疼痛。

她就那樣躺在那裡,一動不動,了無生氣。

一路狂奔卻好似遙不可及的距離。腦海裡一片空白,他撲到她的身前,顫抖地感受她的呼吸。

站起身來,天地一片黑暗,從心底冒出了陣陣寒意。頭一次,他覺得自己如墜深淵般的無助。

 

ep08  

 

當她醒來的時候,一切都變了。記憶中斷,她忘記了剛剛過去不久的極度恐懼。

他勉力壓抑著內心失而復得的激動,卻還是忍不住插話。她雖然記得,眼中卻全然迷茫和疏離。

他知道她將面對的是難以接受的震驚和創傷,可是他沒有預料到,她就那樣直挺挺地栽下去,他卻不能推開眾人走到她的身邊。

一個人的時候,沒有人知道她想了什麼。她甚至嘗試傷害自己,哪怕是痛徹心扉,她都希望有些微的感受。可是沒有,她得到的只有麻木和絕望,連淚水都變得廉價無用。

心痛,卻只能守在門外。她變得敏感而多疑,他再也揣測不透她的心意。

不願見他,他害怕她怨恨他的不肯相陪。

不願見他,她害怕他看見她的狼狽不堪。

可是就這樣站在門外,聽見屋裡她歇斯底里的抗拒,想像著屋裡狼藉一片的混亂。他急得連聲音都變得顫抖。當王妃大刀闊斧闖進去的時候,他也明白她的威脅是多麼的蒼白無力,可是關心則亂,他真的捨不得她再受哪怕一點點的傷害。

她終究是個堅強的女子,在嫂子的一頓責斥下,打開了封閉的心,去體會精疲力竭的母親,去正視水深火熱的世界。

緊張和混亂的時光中,她和他,在彼此看不見的世界裡,靜養療傷。

 

ep09

part5 

因為愛,所以在乎。因為愛,所以信任。因為愛,所以依賴。

他看著她,露在被子外面的腿微微泛紅。心裡五味雜陳,就如他看見的一樣,她的下肢感受不到冷暖苦痛,像被遺棄的設備,冷冰冰地拖在床邊。

心痛,所以慢慢走過去,輕輕扯過被子蓋上。可是他沒有想過,她如果發現,該是多麼 的窘困和尷尬。她是那麼的自尊和要強,淪落到如今大小事都要幫忙的境地,誰又能明瞭個中滋味。

她看著半蹲在面前的他,對上他驚慌的眼神,一瞬間就明白發生了什麼。負隅頑抗的最後一道防線瞬間瓦解,心裡隱忍多時的委屈怨念憤懣不甘如洪水般傾瀉而出,全部發洩在他的身上。明知道他沒有錯,可是卻對他聲嘶力竭地呵斥,為什麼?

不僅僅是因為在乎。

人年少的時候,總是隨性而為,吵鬧打架從不瞻前顧後。可是歲月給了每個人一張面具作為成人禮。成長永遠都是幸福並殘忍的,得到總要用失去交換。

只有在最信任的人面前,人才會卸去一切偽裝。

她在所有人面前偽裝地積極向上,寧願選擇一個人哭泣,也不願再讓愛她的人擔心,可是內心的最深處,她一直都在折磨自己,消極應對,不願放開。

但是她知道,無論發生什麼,都有那麼一個人,堅定不移地存在。就算她再怎麼任性,他都會包容她,守護她。

情緒就那麼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。

就如她所感覺的那樣,他無視她的壞脾氣,自顧自地說著也許才剛準備好的台詞,磕磕絆絆,氣息不勻。

以他木訥耿直的性格,做出拐彎抹角的舉動,實屬不易。可是他花費了足夠的心思,最後還是被鸚鵡一句如平地驚雷的話毀於一旦。

他驚慌失措,圍著籠子打轉。

她破涕為笑,眼神裡淚光閃閃。比起現在這個小心謹慎亦步亦趨的他,她喜歡的是以前和她頂嘴同她對峙的坦誠。

他其實應該想到的,她原本就是這樣一個灑脫直率的人。

於是從這一刻開始,他比任何人都更瞭解她,所以往後的時光裡,他再也沒有如此婉轉的鼓勵。

和鸚鵡對話的她,溫柔如水,可是這樣美好的她卻要承受如此不公的命運。

於是從這一刻開始,他比任何人都更想保護她,心疼她,愛她。

陷入麻煩的時候,她提出看似無理取鬧的要求,是因為她只信任他。

她尋找他就是為了妥善的安排,卻因為他的出現不再關心,只是因為她信任他。

所以當他要離開的時候,她才會脫口而出“不行”,聲音微弱卻堅定。可是因為他溫柔而同樣堅定的回應,所以她微笑點頭讓他離開。

她終於明白,她所缺少的完整到底是什麼。

她這樣一個嚮往自由的人, 當命運有所羈絆,才發現她需要的是一個堅強的臂膀,一個寬容的胸懷,讓她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奔跑追逐。在她精疲力竭傷痕累累的時候,總有一個寧靜的港灣可以休憩,為她遮蔽風霜雨雪。

他就是這樣一個存在,擁有讓人安心的力量。

正如上一次一樣,他後悔了,沒有留在她的身邊。看著她蒼白的臉色,無神的雙瞳,扶著她虛弱無力的身體,他後怕得要命,仿佛她就要再次回到以前的樣子。

她像抓著救命稻草一般攀著他的手臂,那麼無助和恐懼。除了第一次見面,她從來沒有喊過他的名字,如今一聲聲模糊不清夾雜著哭腔的呼喚,讓他瞬間紅了眼眶。

他將她環在懷裡,小心翼翼。

那麼安定的溫暖,她怎麼捨得拒絕。

那麼真實的存在,他怎麼捨得放開。

從此狂風驟雨,刀山火海,再不會踽踽獨行。 

 

ep11-1   

part6 

有人說,愛情最美好的階段,就是曖昧的時候。明明知道對方的心意,卻還是帶著一絲不確定的忐忑相互試探。就像兩個設定契合的齒輪,在最初的時候還是要摩擦碰撞,互相適應。
 

像每個陷入愛情的女子一 樣,她的一舉一動都順著天生的小女兒心性。他雖不甚言語,心思倒也表露一二。

白天的事讓他心有餘悸,看她身心俱疲的樣子,心裡的話脫口而出。

不過是自己挖了個陷阱自己跳而已,她這麼聰明怎麼會放過這樣一個機會。站在面前的他又回到了之前木訥的樣子,好像白天那個人只是個幻象而已。即使刻意忽視,她也發覺了自己悄悄變化了的心思。再怎麼與眾不同,在愛情面前,她也只是個普通的女子,氣勢微弱的質問只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羞怯,勉力挽回一點面子。

自尊好勝貴為公主的她,不過是不想承認自己先動了心。其實愛情不是一場戰役,沒有所謂的贏家輸家,大多計較的無非是彼此的付出。

何況多的是她不知道的事,比如到底是誰先動了心。

有些唐突地提出要求後,她莫名地緊張,手下意識地在輪椅上摩挲,他看過來的時候,眼神也不由自主的閃避著。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後,她少了往日的自信和鎮定,不斷揣測著他會想些什麼。

可是這個人不是別人,這個人是他。他除了覺得這是個棘手的任務,再無其他心思。像上了發條一樣,在她方圓不到一米的狹小區域內,左右徘徊。她有些無奈,這種被動的主動權,倒是跟她公主的身份相得益彰。

如果是別人,他也沒什麼好猶豫的。不過對她,他卻顧慮重重。現在的她,雖然行動不便,雖然敏感脆弱,雖然在別人眼裡只是個空有地位卻如同包袱的存在,但是他的心裡,她是真正高貴的公主,純潔美好不容褻瀆。所以他連背誦王室法規的時候,都顯得像找藉口一樣毫無底氣。

她很快就意識到,江山易改, 本性難移。歎了口氣,她微惱地抓住了他的手,攬住了他的肩。有些尷尬,他硬著頭皮把她從輪椅裡抱起。

用力盯著他直到他看向自己, 他那幾秒的失神和之後眼神亂飄的慌亂讓她有些不甘心,總想試探出什麼才能讓自己心安,結果換來了結實的一摔,像甩出去的燙手山芋一樣。這種下場讓她哭笑不得,但是看到他窘困為難的樣子,她也不忍心再繼續耍他,她喜歡本就是這樣的他。

心事被戳穿的緊張尷尬都因為她的一句害怕而被滿滿的心疼取代。他鬆開緊握的手,看著她的背影,瘦弱而孤單。原來的她,那麼勇敢無畏,在別人看來這一句貌似撒嬌的話,卻是此刻她心底最真實的情感。

扯過被子輕輕給她蓋上,看著她裹緊被子。只要她喜歡,他甘願永遠這樣被她拿來開心,可是這之前,她承受所有的痛苦都要她自己克服,如果要站起來,也只能靠她自己的意志,用她自己的雙腿。

 

ep11

 

因為自己不可推卸的職責, 更因為自己對她迫切的希望,他狠下心腸離開,不顧她幾欲落下的眼淚。他沒有察覺,一步步地,他也在試探她的底線。

她最害怕的,不過是失去依靠,而他,是她的最後一道屏障。她害怕,如果自己開始習慣依賴他,而他有一天不再選擇包容他維護他,她該如何應對一切。她質問他,威脅他,卻都想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她想要的解釋一句都沒有,只有冷冰冰的敷衍。激動的情緒蒙蔽了她的雙眼,如果她能看見他眼底隱忍的淚光,也許會早一點想明白。

如果是註定的緣分,上天總會安排合適的契機,在愛情陷入困境時另闢蹊徑。

接到她的電話,她連環炮似的一頓轟炸,讓他有些摸不清頭腦,她那一句鐫刻在他心底的評價,徹底讓他清醒,心底有些莫名的委屈,連語氣都帶了一絲自怨自艾。

就算看不見她的微笑,也總能聽出她聲音裡嗔怪的語氣,那一大堆的話不過是掩護她想好和好的心,那個看似貶義的稱謂不過是她對他一個特別的指代。

簡單的問候,就像普通的戀人一樣。淺淺流淌的溫暖穿越了遙遠的距離,慢慢拉近了兩顆相愛的心。

只有她懂他呆板的幽默,只有他懂她特別的威脅。

感謝過去經歷過的和將來不可預知的爭吵和磨難,成就了歷久彌新的愛情。

 

ep11 

part7

如果可以,甘願拋棄一切, 天大地大,總有容身之地。 

可是這個世界選擇了她,無論苦難與幸福,都不再是一個人的事情。人們關心的不過就是表面的浮華,她的苦痛與絕望,只不過人們茶餘飯後的八卦笑料而已。即便這樣,她卻還是要面對過去,為的也許是這徒有其名的王室,為的也許是普天之下的子民。

他明白她的苦痛,所以他矛盾掙扎。如果可以選擇,她想忘記,他也會讓她忘記。潛意識裡,人都會選擇保護自己,連身體都選擇自動消除,那是多麼不堪回首的記憶。忘記遠比記得要輕鬆得多,即便她忘記了所有又有什麼關係,他不在乎,只要她快樂健康的生活,新的記憶總會填滿缺失的空白。

他已經竭盡所能地將她保護起來,可是不行,所有人都在等待,連敵人都在觀望。這段記憶,關係到一場勾心鬥角你死我活的暗戰。

站在樓梯上,他俯視著她。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她的笑容,這樣的她正在一點一點地走出陰霾,只要不去碰觸埋在她內心的地雷,也許她會慢慢恢復過來。

她看見他,眼神明亮。他一再地詢問自己,真的,要這樣做嗎?

腦海裡不斷重複著電話裡的訊息。時間真的已經不多了。

如果她相信他,就按照他的話去做,不要去過問原因,他不想再給她給多壓力。她現在的柔弱還不足以承受家仇國恨,他也不捨得就這樣把她推向風口浪尖。

聽見他的話,她的笑容一點點斂去,他的心也在一點點揪緊。最不願看到她失望受傷的摸樣,卻生生被他逼出來。

她不明白,為什麼他像變了一個人一樣。以前的他,雖然總是木著一張臉,眼神卻是溫和澄澈。冰冷的語氣,複雜的眼神,看不透的情緒讓他變得如此陌生。他的那些話,像一把把尖刀,刺在心上,痛一點點蔓延。

她試圖跟他解釋,可是他沒有半分回應。心裡的痛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徹骨的冰冷,最後麻木。原來她所堅信的感情,到最後不過自以為是。她的傷痛他看不到,她的努力他看不到,在他眼裡,她只是個為了逃避而尋求藉口的失敗者,她只是個為了自我而博取同情的可憐蟲。

既不懂我,何必多言。

他和她彼此相望,隔著稀薄的空氣,看不見對方滴血的心。

 

ep12  

 

與她相遇的所有畫面,清晰而深刻,甚至連聲音都仿佛在耳邊迴盪。 他紅著眼圈,漠然地站著,自問自答般地求證那個自己都很清楚的問題。

王乾脆地給了他一個回答,他自嘲一笑,本就沒有什麼好期待的,可是心裡的失落卻苦澀的蔓延開來。他不知道,其實她早已潛移默化地影響了他,以他原本的性情,又怎會和隊友談笑風生,讓所有人刮目相看。

他只需要她相信他,可是這件事似乎遠比想像的艱難。

失去了精神支援一般,她近乎開始作賤自己,肆無忌憚地強調自己的缺陷,忍受著宮內宮外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語。愈發乖戾的脾氣在某一個瞬間,萌生了自我了結般的絕望。可是王妃的又一次出現,讓她明白了所有的利害關係,所有人,包括他,都在 他看不見的地方盡力撐開羽翼保護她。

只是付出的代價越來越大,大到只剩下她一人的力量可以反擊。

她來到他的面前,為了這一刻,她鼓足了勇氣,偽裝得堅強冷靜鎮定,但是這些都不足以掩蓋她內心的緊張和害怕。

如果他抬頭看一眼,就會發現她下意識握緊的手,纖細蒼白。

她忍著淚水,除去最後的自尊,請求他留下來。她近乎哽咽地一字一句辯白,只為盼得他的理解,只為告訴他,不要就這樣放棄她。

她親口對他說,他是她唯一的最後的依靠。

如果這都不算愛,那一切的風花雪月不過就是亂世浮生裡的一場遊戲。

雖然他在別人面前硬撐著,可是他的心終於不再猶豫不決。

即使身著華服,光彩照人, 她卻像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,被動的等待著,不安地踟躕著。他走近她,再走近她,直到她拽住了他的衣袖。像是把所有的力氣都支撐他身上,她空洞地望著前方, 窒息般的恐懼籠罩著她。

他多麼希望她回到那個自信勇敢樂觀堅強的她,他最美好的嚮往,最幸福的記憶,都定格在那一夜的繁星璀璨。

他親口對她說,她是他心中永恆閃亮的星。

如果這都不算愛,那一切的死生契闊不過就是滄海桑田中的一句戲言。

如果愛,就不要在猜測和等待中浪費那些原本可以幸福的時光。

 

ep13 

part8

擁有再強的能力,也不能阻止時間哪怕一分一秒的前進。黑夜是驚恐不安的開始,黎明卻不是痛苦絕望的終點。每個靜謐的夜,總有驚悚的音樂在腦海中喧嘩叫囂,一遍遍衝擊著脆弱的神經,掙扎著找尋出口。安定劑不知何時變成了必需品護身符,而這樣的日夜交替折磨得她筋疲力盡,只得用頭撞牆以痛止痛。

 
她的眼神裡再無以前的靈動活潑。同樣是橫衝直撞,以前是天真率性,現在是自暴自棄。敏感多疑,尖酸刻薄的她,用冷漠給自己築了一道堅固的圍牆。

停在樓梯口,迴旋的階梯像是看不見盡頭。這些連小孩子都不放在眼裡的樓梯,如今對她,卻是重重阻隔難以翻越。她的眼淚一圈圈在眼眶裡打轉,幸福居然那麼的遙不可及。她以為,只要一直被動的繼續,周圍真誠或虛假的關心愛護,勉力還是可以生活。可是自尊像烙印般深入骨髓,她不得不承認,她渴望懷念一個坦誠尊重而不是虛以委蛇的存在。
 
曾經擁有,所以遺憾。
 
曾經她墜落山崖,失去了一切,現在滾下樓梯,會不會永遠解脫。手旁的鸚鵡聲嘶力竭地叫著,抖動著翅膀,想飛卻難以掙脫。她那顆善良而柔軟的心,這一刻悠悠甦醒。這般畫地為牢,也好過多生事端。

命運之輪碾壓過卑微的祈求,逃避也於事無補。

記憶的殘片,交替上演著極度的恐懼和幸福。無辜喪命的兄嫂,故作堅強的母親,為了守護一切而不懼強權的二哥,還有總是在她絕望無助的時候出現的王妃。她急促地呼吸,決定在心中慢慢浮現。

註定逆風的飛翔,她需要一雙堅強有力的翅膀。

如果你也聽說,有沒有想過我,對流言會附和,還是你依然會心疼我。

她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尋到他,如果不是因為難於啟齒的請求,她寧願周圍還有別人,這樣也許就沒有想像中的尷尬和難堪。

他沒有想到她就這樣直接闖進來,一如當初毫無預兆地闖進他的心。她的話,一字一句都敲打著他的心。被她就那樣推開,他想守護她的心漸漸失去了自信,所有人都將她視若珍寶,他的存在也許只是多此一舉。

他的拒絕,讓她心急如焚, 也讓她害怕惶恐。如果這樣拋棄自尊去挽留一個人,卻還是得不到任何回應,她該如何站起來,如何走下去。

 

ep13

 

她的一句我需要你,讓他靜如止水的心頓生波瀾。她端坐在輪椅上,仰視著他,舉手投足間都是王族的貴氣,可是眼神,卻是那麼脆弱無助。顫抖的手,蒼白的唇,她是花費了多少的力氣才能走到這裡。

他雖然答應了她,可是她並不放心。如果只是因為命令,或者只是因為憐憫,她不屑, 也不想要這樣的依靠。依仗著殘餘的勇氣,她把心底的話一併說出,她想要的,是以前的尊重和信任,而不是服從和勉強。

他懂的,一直都懂。

他懂她的堅強和擔當,他也懂她的不安和慌張。他給予她完全的承諾,也不能換得她哪怕片刻的自信和鎮定。袖子被她輕輕握住,隔著衣服,他仿佛聽到她紊亂的心跳。

他的公主,原本彈奏著生命交響中的華麗樂章,卻因為斷了的弦而止步不前。他不能保護她的夢想,卻可以保證她的幸福。

所以,他蹲下來,仰望著她, 像仰望著天空中最閃亮的一顆星,告訴她。

四海列國,千秋萬載,就只有一個她。豈是一千顆、一萬顆星所能代替的了。

怔忡地看著他,她不曾想過他可以這樣溫柔繾綣,她盼望的不過是無論何時,都可以一眼看見他的安心。

就算整個世界與她為敵,只他一人,就足以強大她的力量。

就算整個世界棄她而去,只他一人,就足以完整她的生命。

 

ep13    

part9       

愛情的力量,強大卻有限。登台的一瞬間,她便如同抽走了靈魂一樣。刺眼的燈光和無窮無盡的閃光燈讓她的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可是阻礙她前進的並不是眼前難以適應的光亮,而是耳邊響起的噩夢般的音樂。
 
所有人都疑惑地看著她,她像陷入泥沼般難以自拔。手不由自主地顫抖著,勉強鎮定了心神,她轉身面對眾人。
 
如同一個世紀般的漫長,她看著遠處站著的那個女人,如黑夜降臨的撒旦惡魔一般。他就在那個女人的身後,可是她的視野裡,遮罩了所有的影像,只剩下那個女人直視著她,用那沾滿鮮血的手緩緩地,將毒藥一般的巧克力送入口中。熟悉的恐懼硬生生地刺穿防衛,噁心的感覺湧上心頭,連血液都變得冰冷刺骨,她再也無法忍受,倉皇躲避。

不聽使喚的手,猝不及防地把自己摔了出去。頃刻間,世界大亂。所有人焦灼的視線,穿過眾侍衛的阻礙,像千萬條皮鞭,不聲不響地抽打在她身上,而她拽著自己的腿,一心只想逃離。
幾乎是本能地奔向她,幾步之後,他停了下來。機警如他,早已察覺到事情的蹊蹺,恨不得將自己劈成兩半。

可是他明白,如果不能消除她恐懼的根源,她的自信開朗都會只是空中樓閣,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土崩瓦解。

冰冷的審訊室裡,他從那個女人的話語中,似乎明白了什麼,又全然沒有頭緒。心頭像被無數只小蟲噬咬,壓抑而煩躁。

她在屋內,聽著他在外面與母親交涉。平常的他鎮定從容,此時的他,謹慎的言語中卻透著一種隱忍的焦急和堅持。她的狼狽和慌亂他都看到了,如果不是事態緊急,他斷然不會這般情形出現在這裡。

於公於私,於情於理,就算顫慄著發抖,她也不能逃避。

 

ep14

 

她的冷靜出乎他的意料,看她強顏歡笑地安慰著自己,他猶豫著,還是拿出了相片。他顧忌著她的傷痛,試圖慢慢理清條理,但是她已然下定了決心。他不敢看她,生怕自己失去掀開照片的勇氣。

她看向他的手,照片上的人一點點浮現,那種深入骨髓的恐懼讓她瞬間就扭轉了頭,不敢再看。他一直緊盯著她的表情,這一刻他倏然收回了手,將照片緊緊按在自己的掌心,說不出的內疚和心疼。

可是時間不容他再遲疑。

她明白這場戰爭的艱難,她也知曉他面臨的困境,她也努力想要為他分擔,甚至在他離開的時候,她想要出口挽留。可是她欲言又止,因為她知道她做不到。偏偏她又怕他在乎。

但他只需要她的武器,其餘的一切他自有擔當。

現實的殘酷遠比想像中的難以承受,他的腦海裡不斷地重複著那個女人在他耳邊的低語,一遍一遍,如同回音一樣,不斷地放大清晰,翻滾絞痛著他的心。

腳下一滑,他跌坐在地上。心裡的苦痛膨脹到極致,他摔打著手旁一切可以碰到的東西。痛沒有絲毫減緩,身體卻已脫力。這一刻,他緊握成拳的手撐在地面,不知道何去何從。

她遠遠看著,震驚,不安,慌張,心痛。

原來在她看不見的地方,他竟然也會這般脆弱和無助。他跪坐在那裡,即便周圍是無盡的黑暗,即便夜那麼靜謐安寧,他卻還是隱忍著哭泣,像個彷徨失措的孩子,孤獨落寞地蜷縮成一團。

他是那麼的耿直不屈,他是那麼的自尊要強,卻要忍受著屈辱對敵人低聲下氣。

她曾經天真的以為,他就像一座高山,永遠堅強屹立,任何的苦難都不會壓倒他挺直的背脊。可是現在她終於發現,他也只是個普通人,一個會痛會傷會流血也會流淚的男人。

如果她能夠站起來,她就可以走過去抱住他,然後告訴他,她也可以守護他。

 

ep15  


愛情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真正愛過的人都會學著成長。

她害怕他的離去,所以她脫口而出,甚至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可是她既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便不會隱瞞。

他僵在原地,頭腦一片空白。 他隱約知曉她回憶的痛苦,便不想再去逼迫她去記憶,可是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,讓他亂了分寸。

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,她不安慌亂的神情盡收眼底,在她身邊這麼長的時間,他很明白她對自己的依賴,可是這一切在他看來,也許只是她一時的混淆。

因為他不知道她看見了什麼,也就不曾瞭解她的心意。

頭一次,她不需要他的保護,隻身前往龍潭虎穴。他想都沒想就追了出去,擔心她出差錯,害怕她出意外,直到他看見她帶著自信的微笑,站在台上鎮定自若地與敵人對峙的時候,才發現,那個原本的她,正一點點地凱旋歸來。

看著台上的她極力支撐著虛弱的身體,他眉頭緊皺,嘴角卻含著一絲笑。她是那麼的閃亮耀眼,讓他不由自主地憐惜而又驕傲。

她說,她要成為配得上他的女人。所以她學著站立,學著勇敢。她要成為他的後盾,而不是他的負擔。

愛,不是期望被保護,而是選擇去保護,不論對方有多強。

愛,不是為了轉移自己的傷痛去尋找那個人,而是為了分擔對方的傷痛而遇見那個人。 

 

ep15

 


文章轉自百度趙正錫吧是你讓我完整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感冒

shiawaseoren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